球酥

本人垃圾 谨慎关注//禁二传二改 禁私印商用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明明是酥橘啊哪来的橘酥!!!!!
白蘇这个名字相当殺獁特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感觉还是更偏友情向叭qwq大部分完全就是日常啊w
遇到西真好w

西和橘夏:

       【不是同人,是狂草随笔……强烈建议 在首页刷到这篇的同学不要点开了】


       【和酥老师聊天打赌打出的奇怪产物,以*&%¥为原型的百合向,扭曲现实通篇瞎写切勿深究】


       【白蘇这个杀马特名字是酥老师自己选的】


       【写作业写累一个半小时四千字的极糙鸡血产物】




  白蘇是个可耻的水性杨花的女人,方橘夏一直觉得,照白蘇这种花心劲儿,能和自己安安生生亲近一年半,真是个奇迹。




  半夜十二点半,方橘夏洗漱完毕,关了充电台灯爬上床,就看到之前扔上床的手机正在黑暗里一闪一闪,解了锁屏,白蘇发过来的微信当即涌了满屏。




  方橘夏:“……”




  就拿着手机愣神的工夫,又有新的信息源源不断发过来,方橘夏凝神去看,只见又是白蘇在对着男人犯花痴。




  “教授真好,呜呜呜呜,我永远喜欢教授!”




  “哇靠,骆驼王子的新卡面,哇靠,不好意思,我现在才知道,卡面这种东西,没有最好看,只有更好看!”




  “白起的新卡!!我死了!!!我太蠢了,我再对骆驼王子真情实感我就是蠢货!!”




  “哇,洛洛!!洛洛!!边大太可爱了,呜呜呜呜呜!!”




  方橘夏:“……”




  刚才写作业还没疼的头这会儿疼了起来,她第N次发了一串省略号过去,问:“你到底喜欢谁?”




  白蘇很快回了信息:“我是白夫人,谢谢。”




  方橘夏觉得不可置信,这个女人昨天晚上发微信时还一往情深地抒发了自己对许教授的热爱,信誓旦旦地说,如果让自己在所有纸片人中选一个做男朋友,那对方一定是许教授。当时方橘夏表示不信,白蘇在屏幕那边几乎炸了毛:“我对许教授是真心的!真心的!”




  是了,所谓真心,也就24小时的保质期罢了。虽然方橘夏知道对方只是无知无觉的纸片人,心里还是不禁对这几位男性充满了同情感。




  她抖了抖被子,在床上躺下来,啪嗒啪嗒发了条信息过去:“你昨天不是还说你喜欢教授?” 




  这次白蘇被卡住了,一直到方橘夏开了LOFTER刷了一会儿首页,那边才慢悠悠回过来一条:“不管,我就是喜欢白起……那什么,老许我去烫个头,今晚不回来了……”




  方橘夏看小黄文刚入佳境,愣生生被她这句无耻发言扰得半分心情也没了。她回忆起白蘇掉了这个乙女游戏坑之后施展的“反复爬墙”技能,然后出离愤怒了。




  方橘夏:“我靠,你这个女人,自己翻聊天记录,你看看你昨天是怎么说的!!!!!你的良心呢!!!”




  白蘇:“……”




  白蘇:“QAQ,你凶我。”




  方橘夏:“……”




  确实,用白蘇自己的话说,她是一只可耻的颜狗,且墙头众多,她的男神横跨二三次元,遍布大江南北,无论是游戏角色还是动漫人物,无论是爱豆偶像还是硬汉型男……总而言之,只要够帅,就有机会被列入她的花痴对象名单。




  有一天中午,方橘夏突发奇想,点进两人的微信聊天记录,搜索了“嫁”字,下面哗啦啦出来一大排记录,竟全是白蘇发过来的。平时一句一句聊不觉得,这会儿集中看格外吓人。方橘夏往下翻了两页,看得眼珠子疼,感觉自己随时能被气出心绞痛。




  “王凯好帅呜呜呜,我要嫁给王凯了。”




  “老张,我要嫁给老张!”




  “我从小就梦想嫁给怪盗基德。”




  “我靠坤哥的这张照片,我要嫁了。”




  “我做了个好梦,梦到自己嫁给张震了。”




  等等等等。




  方橘夏满心不可置信地往下翻,一直翻到大一那年夏天的记录,意外地发现了“埃尔文”这个名字。当时白蘇和她一起追《进击》第二季,颜控白蘇对浑身肌肉满脸英气的团长表现出了极强的偏爱,“想嫁对象”列表中居然也有埃尔文的一席之地。




  方橘夏的心当时就软了。




  大一夏天,她们刚刚认识。那时两个人还不熟,聊个天都试试探探地控制着语气,像是两个小心翼翼的瞎子在一团黑暗里摸索着对方的喜好习惯。那时她们生活琐事说得不多,也并不是总能找到合适的话题,也就动漫聊得多些,说起来,那还算是一段不错的记忆。




  于是方橘夏忘了自己之前还在生气,怀着满心的感慨,给白蘇发过去一条信息:“你还记得大一那年你特别喜欢团长吗?”




  白蘇估计在收拾东西,有一会儿没回。于是方橘夏把手机插上充电,自己也开始找下午上课要用的书,收拾完拿起手机一看,只见白蘇回道:“团长是谁?”




  方橘夏:“……”




  她决心挂这个可耻的女人。




  于是方橘夏最后在聊天记录里随便选了九个被白蘇cue到的男人,截了图,二话不说发了朋友圈,过了一会儿,评论区炸了。




  “哇,海淀第一白老师,嫁了个九宫格的男人。”




  “……这,大卸八块都加不过来啊。”




  “哇,白老师,牛逼牛逼,社会社会。”




  方橘夏刷着自己的朋友圈,看着同学朋友的评论,忍不住想笑,感觉很解气。




  白蘇大概是隔了五分钟才发现自己被挂,她一一看了方橘夏发的截图,然后又翻了遍评论区,气炸。




  “我靠,方橘夏,你发的是什么!!”




  “我靠,你给我等着,我也要挂你!!!”




  ×




  总而言之,白蘇对人的喜欢很有点“三分钟热度”的意思。




  她的这个特质,方橘夏很早就发现了,那时候她们两个人还没熟到能随时随地嬉笑怒骂的地步,方橘夏有的时候也会想,有可能白蘇对自己也是三分钟热度呢?有可能她和自己在一起一阵子之后发现性格没有想象中那么合,然后就转移目标不再理自己了也说不定。方橘夏本身就是个没什么自信的人,总觉得自己的性格也不讨人喜欢,有相当长一段时间和白蘇待在一起,开心是开心,却总免不了患得患失的。




  她觉得是自己太喜欢白蘇了,要是哪一天也被这样随随便便取代,那该多难过。




  所以直到两个人认识半年之后,又一次白蘇跟她规划一起出去旅行的事情,她对着电脑屏幕,看到对方和自己说着“未来”,心里又是欣喜,又是不安,没忍住就开始表达自己的不安:




  “好啊,这个计划看起来不错,如果到时候你还没讨厌我的话,我们就一起去吧。”




  出乎她意料的是,白蘇生气了。




  那人的手速估计是从小玩电脑练出来的,平时打字就够快的,生气的时候输入速度更是无人能及,方橘夏看着一排排语气严厉的话在电脑屏幕上蹦出来,简直傻了眼。




  “我在和你规划出去玩的事情,你跟我说着些。”




  “我他妈才不会安慰你说什么我不讨厌你,你脑子是不是有病。”




  “你觉得我是有什么毛病,整天和我不喜欢的人待在一块?”




  “你总说这种话真的很烦。”




  ……




  语气很凶,吓得方橘夏半天不知道怎么回复,刚才心里那些患得患失这会儿也被“我把白蘇惹生气”的不安取代了,看着对方的大喷告一段落,才弱弱地回了一句:




  “那我以后不说了……”




  方橘夏后来想了想,才渐渐觉得自己这种心态实在是不行。说得矫情点,就是何必“为将来的难测,就放弃这一刻”,未来的事情谁知道,又何必患得患失。而且——会产生这种心态,从根本上来说还是因为对白蘇不够信任,如果总怀着这样的心态,想要继续磨合前行,怎么可能。




  然后方橘夏才慢慢试着从自己的壳子里往外爬。




  磨合的过程并非一帆风顺。两个人相处的过程中总免不了有摩擦,不愉快的时候,方橘夏还是习惯性地往回缩,但好在白蘇一直足够坦荡足够直接,虽然往往温柔不足,但偏偏是直白的话能让方橘夏重新有信心和勇气,她有的时候躺在床上也会想,遇到白蘇这样的人,对她来说,真是件幸运的事情。




  她后来也放开了,该笑笑,该骂骂,被白蘇惹到之后也能伸手用力掐她一把:“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闭嘴吧你。”




  然后白蘇就咧着嘴笑,被掐疼了就掐回去:“我靠你的手是钳子吗!”




  ×




  后来有一天晚上,白蘇打乙女游戏的新剧情,被编剧发的四十米长刀虐到,凌晨一点二十发信息给方橘夏:“他们都不在我身边了,留我一个寡妇,生气,我要给你发游戏截图,我要伤害你!”




  方橘夏也没睡,正撑着两只困倦的眼睛刷首页,看到白蘇的消息有点想笑:“他们伤害你,你伤害我,切,明明我比他们更爱你。”




  白蘇估计是被游戏虐到了,大半夜的语气还很精神:“你比他们爱我?你认真的?”




  “嗯。”方橘夏发回一个笑脸。




  白蘇像是被她几句话砸愣了:“呜哇。”




  方橘夏想象着她的表情,一边打字,嘴角一边忍不住地向上勾:“罢了,他们为你出生入死,我只能陪你吃饭聊天,还是有差别吧。”




  她在一片黑暗中对着散发荧光的屏幕笑着,心里是一种朦胧的暖意。




  室友都睡了,磨牙声和鼾声在寝室里细细碎碎响着,窗外的建筑工地大半夜仍没有停工,叮叮咣咣像是要毁灭世界,这样的夜晚,不知多少人在孤寂地沉眠——一年以前,这样的夜晚,方橘夏也会在盯着kindle看累之后孤独地睡去,可是她知道现在不一样了,有人会有意识无意识地惦记着她,给她发消息,哪怕是傻乎乎地说一堆纸片人多帅多帅然后再抛出一句“本酥睡了,晚安”这样的话,总之,她知道,自己不是孤身一人。




  不过这种矫情的话,说出去就算了。方橘夏也没打算得到回应,毕竟第二天早上,两个人见面,还是要打打闹闹一路到西综去上课的,太酸不好。




  就在方橘夏准备把手机放下的时候,手机的信息提示灯忽然亮了起来。




  她手一抖。




  白蘇一个句子拆成好几段,打了三四个字就发,短短一句话发了一屏。方橘夏一愣,头脑不太利索地把那一串破碎的文字连起来读,只见白蘇写道:




  “可你 是三次元的 他们 再怎么说 也隔了一个手机屏幕。”




  这是她没料到的回应。方橘夏握紧了手机,一瞬间有点手足无措。




  这句话说完,白蘇停了一会儿,就在方橘夏迟疑着要不要回点什么的时候,才看到对方又磨磨蹭蹭发出来两个字:“爱夏”




  方橘夏心里猛地一突,浓重的睡意忽然就消失了大半,过往相处的细节在脑海里无限闪回,所有情节所有碎片都在翻飞,“爱夏”这两个字便是那台风眼。方橘夏愣愣看着手机,感觉自己不算灵光的大脑彻底死机了。




  ×




  白蘇发完消息,等了一会儿,居然不见回复,她觉得不可思议,方橘夏这个呆子,刚才还在说话,这会儿怎么忽然哑巴了,总不至于就这么睡着了吧,真是彻头彻尾的蠢货。




  她百无聊赖盯着对话框看了一会儿,指头在手机侧面的棱上轻轻敲着——方橘夏还没回,大有要把沉默进行到底的架势。白蘇不知道,屏幕那边的方橘夏正对着她发过去的两个字慌神,根本不知道应该怎么回复。




  等了一会儿,白蘇困了。




  算了,这人本来就蠢。白蘇撇撇嘴,决心不计较方橘夏的失礼。她心情还不错,手指在屏幕上轻点几下,悠悠然发了最后一条信息:




  “我睡啦,晚安。”




  在她闭上眼睛之后,方橘夏的信息才发过来,白色的提示灯一闪一闪,像是深海中发出的微光。




  ×




  方橘夏在宿舍的床上翻了个身,心里默念了几遍自己删改了几次,加长又删短,最终才发过去的两个字。




  “晚安。”


  


end




……当初真不应该说什么“写西×酥CP”,这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我¥%#%##……¥


 @球酥 


你随便看一眼得了 简直灾难

评论(6)

热度(6)

  1. 球酥西和橘夏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明明是酥橘啊哪来的橘酥!!!!!白蘇这个名字相当殺獁特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感觉还...